《屠宰场之舞》:前辈,喂前辈

(Wed)

Posted in 悬河日帐

0 Comments

我点点头:“那时,他还在警界任职。他们一直要他退休,他说什么也不肯,有一天——那时我因为一次完美的缉捕行动升了警探,其实百分之九十八都是运气,反正我们已经不是搭档了——有一天他到一间出租公寓,爬楼梯爬到一半心脏突然停了,被送到医院时就死了。在他的葬礼上,大家都说他是死得其所,可是他们都错了,只有我知道他要的是什么,他希望自己能长生不死。”


——劳伦斯·布洛克 《屠宰场之舞》(马修·斯卡德系列)

老手和新人搭档,最初看到是《七宗罪》。这种关系的萌点很微妙,但杀伤力不可小视。
马修,你说的已经比你想的要多了XD。
前辈的结局很有爱,是我最喜欢的那一种。每个警察都有一段故事,那不必是单枪匹马闯入贼窝高喊正义壮烈牺牲,普通的结局就是最好的结局。

“那时我是刚从警校毕业的新手,”我说,“被分配到和一个叫文斯·马哈菲的老手同组,他在这一行已经干了少说有三十年,但从来没得过什么勋章,他也不想得。我从他那儿学到许多东西,甚至包括一些不该学的事情,比如说干净的贪钱和贪赃枉法的差别,前者你应该想尽办法,能搞多少就搞多少。他像只鱼似的喝酒,像只猪似的大吃,抽意大利小雪茄,他叫它们‘几内亚的臭味儿’,我以为只有黑手党的五大家族才有资格抽那玩意儿,文斯简直是我心目中的偶像。”


喂前辈,能被当年的菜鸟这样怀念,你会不会吐串烟圈狡黠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