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魔]公寓系列01 壬生×武藏

(Fri)

Posted in 悬河日帐

2 Comments

风魔小次郎真人剧同人,相关设定请点这里
飞鸟武藏一进门就感到气氛不对,放下花一个箭步窜到窗前四处张望。飞鸟绘理奈抱着花,眼神颇为无奈。
“哥哥,刚才你朋友来了。”
果然来了,果然还是来了,果然就是存心来捣乱的。武藏紧握双拳,我兄妹二人流落至此够不容易的了,你们实在欺人太甚——
绘理奈咳嗽一声,唤醒怒气槽满溢的五好青年:“哥哥的朋友还带了礼物。”
哈?武藏充满怀疑地凝视着绘理奈床边一堆粉红缎带扎起来的盒子,其实里面都是炸弹吧其实正在倒数读秒吧其实夹带了子弹和蜘蛛吧绘理奈你不要随便去拆……话还没出口,宝贝妹妹已经撕开了第三个盒子的包装,一只软趴趴的泰迪熊掉出来,上扬的嘴角正对武藏。
“哥哥,你的朋友眼光不错呢。”绘理奈拿起一只发卡,“这个最近好像很流行。”
“来的到底是谁啊?”武藏总算找到关键所在。
“嗯,头发挺长,笑容满面的人。”绘理奈别上发夹,“说是哥哥的朋友。”
武藏的指关节都紧绷得发白了:壬•生•攻•介!
你你你就是看准了这事要跟我过不去是吧!


那天武藏走得格外早,没看到绘理奈对着他做的鬼脸,心里只有壬生攻介那张讨人厌的笑脸和阴阳怪气的语调。有钱了不起是吧,有钱就可以不讲道理是吧。别以为我飞鸟武藏是那么好欺负的我混到今天也是有两把刷子的……红灯刷地一跳,武藏原地立正,顺手扶住差点摔倒的老太太。既然决定了要算总账也就不急这一时,他搂着怀里的木刀想,该让你出来活动活动了。
公寓楼下照旧很萧条,不知火缩在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柜台后面玩手机,酒吧还没开门,前一天的啤酒箱子摞在门口;离放学还有几个小时,天黑早得很,警察家的一对小孩和卖唱双胞胎都不在;茶道馆和武道馆的窗帘都拉着,俩老板肯定又是一起出门了。很好,武藏对自己说,正适合找茬打架借故动手。虽然还有个万年蹲家的兜丸在,量他也不敢探出头来看出了什么事。
想着想着就心情舒畅健步如飞,上了天台才想起此次行动的最大BUG:壬生攻介这会儿该坐在家里的落地窗前,一边看杂志一边喝咖啡,哪来的闲工夫跑公寓来打架?
好像应该先下个战书把他叫出来,不对,知道了是打架他能一个人来么。也不对,他带一群人来我也不怕。更不对,我是要教训他又不是无聊了打架。还不对,应该多陪绘理奈一会儿的……武藏不知不觉就沮丧了,就后悔了,一阵小风吹过,莫名地想仰天四十五度一下。人都说冲动是魔鬼,我怎么就老是栽在魔鬼手里呢?
第一次见壬生的时候,武藏还是兼职学生,制服扣子扣到下巴。壬生敲开门说收房租,武藏老老实实拿钱。壬生收下钱记下名字,靠着门框不走,说你不怕我是骗子么。武藏想了想也是,却不肯承认,说你全身都是地主的气味。壬生挑了挑眉毛说,这样啊,然后邪魅一笑,笑得武藏心里发凉。之后阳炎就不大来收房租了,壬生隔三岔五地找上门,有时候是路过喝茶,有时候是没事聊天。混熟了以后还带吃带喝,俗话说吃人嘴软,武藏就不好意思拉下脸赶他出去。壬生知道绘理奈的事情是不久之前,他感叹了一下武藏的爱妹之心,特别真诚地说:
“你想过绘理奈治不好怎么办么?”
武藏差点当场掀桌,壬生忙说对不起,好好的气氛就这样僵掉了。临走时壬生问,我可以去看看你妹妹吗?武藏想都没想,一口回绝。
口胡!谁都可以去就你不行!壬生从逃家到跟自己姐姐勾心斗角的劣迹都在自己脑子里分门别类排得一清二楚,怎么能让绘理奈接触这样的人呢!武藏无比后悔一时漏嘴说了绘理奈的医院病房号,应该让这件事永远沉睡在心底永远不为外人所知!壬生这家伙还是跑去了,还送一堆莫名其妙的礼物,绘理奈还说有眼光!天啊这俩人一回生二回熟地认识了以后可怎么得了,妹妹能不变成壬生那样的叛逆小子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壬生者傲娇,宇宙间还有谁不知道?完了,天上的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武藏不知不觉借用了兜丸的台词,仰天无泪。

武藏想要抓住肩膀上的手反扭时已经晚了,那个熟悉的一听就冒火的声音问:“你一个人坐这儿干嘛呢?”
“……你抓着我干嘛呢。”
“你全身都是杀气,我能不注意么。”
“放开。”
“哎,不说这个,你妹妹喜欢那些——”
这一次轮到真•二小姐壬生攻介吃亏了,飞鸟武藏虽然呆了点沉默了点但动起手来绝对干脆利落。壬生被压到地上的时候还茫然着,反应过来第一句话是你干嘛,我这是新衣服。
武藏根本没有看他,手上加重力道。壬生倒抽一口冷气,膝盖顶住武藏的腰。两个人僵持着,每回一提绘理奈就会这样。既然知道为什么还惹我!武藏无比愤怒。
“为什么去看绘理奈?”
“啥?”
“为什么去看我妹妹——我说过不要去!”
壬生突然安静了。两个人靠这么近连呼吸都感觉得到,顶住武藏的膝盖放平了,肩膀也放松了,他现在只是躺在地上而已。武藏犹疑地探身看壬生的脸,冷不防左肋一痛,整个人被硬生生从侧面压倒在灰尘里。壬生的头发垂下来挡住光线,眼神用凶狠来形容都不够。
“你说什么?”
冷冷的声音像是从牙齿中间挫出来的。好吧你是真资格的不良少年,武藏认命地想,看不出这傲娇公主是练家子。
“我什么时候去看你妹妹了?”壬生抵住武藏的胸口,“说清楚。”
到这时候还装?武藏右手想要够木刀,被壬生一把扭回来。夕阳从壬生的头发里透进来,楼下传来小孩放学回来的嬉闹声和紫白夫妻的笑声。这是什么状况啊,武藏突然意识到自己被房东压倒在屋顶上这种场面非常脱线,非常奇怪,非常不能和不该被人看到。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难道不应该是自己痛殴壬生之后告诉他做人的道理吗?为什么现在自己成了被教训的一方呢?
世界真是充满了谜,飞鸟武藏感叹。
壬生突然俯下来,速度之快像要叼出武藏的眼珠。武藏下意识后退,后脑勺和地面再无空隙。所有光线都被隔在壬生的长发和瞳孔之外,武藏眼前一片漆黑,呼吸渐渐微弱,脉搏却要死地加快。壬生显然察觉了这一点,他在笑。
……为什么会知道他在笑?
壬生笑得更厉害了,咬字清晰地在武藏耳边说:
“第一次?”

武藏当天晚上洗澡格外卖力,自觉差不多洗掉了一层皮才停止。一边想着水费又要超支了怎么办啊一边狠狠地拧上水龙头。壬生的外套还搭在椅背上,傲娇公主放下话来,洗干净了等我来拿。洗你个头啊洗我自己都来不及。武藏悲切地照着裂缝的镜子,想明天可怎么办呢,难道这初秋天气的就要穿高领去兼职么?
嘛,算了,明天就去陪绘理奈吧。

“房租?那种东西谁管啊,”壬生笑得很邪恶,“实在没钱的话用别的东西来交也可以啊。”
飞鸟武藏被左肩上的疼痛惊醒时正是夜里三点,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决定还是找个时间把壬生攻介约出来单挑。不打不行啊,这样下去别说绘理奈,自己先自身难保了。

“是谁啊?”他不死心地问壬生,“谁去的?”
“你说呢,”壬生笑,“头发很长满面笑容的人。”

在黑暗中久久难以入睡的飞鸟武藏按摩着酸痛的关节,突然鱼跃而起,抓起枕边的木刀对着空气劈了下去。
“一切娱乐业都去死吧!”五好青年在内心嘶吼。
垂直下方,地下室的吧台后面,夹着发夹的阿白突然打了个喷嚏。
“感冒么?”阿紫摸着阿白的额头。
“不知道啊——”阿白用纸巾捂住鼻子,“今天去了趟医院帮二小姐带东西,病了都怪他……”
远处的豪宅里,某人在睡房的床上醒来,他撩开眼前的头发,对着天花板笑了。
“飞鸟武藏……毕竟不是宫本武藏呢。”

END

Comments

By east(Sat)URL

@_@ 没看过原剧,看得好迷糊……
不过JQ我看懂了噢耶~!哪怕那么简短但还是很清楚呀哈哈~~~(我果然够下品= =)

By niji(Sat)URL

原剧是在寒冷的冬天增加笑能量的好物,虽然剧情时而崩坏抽风……囧
能看出JQ的眼光属于有爱的人!话说east君你如果是下品那我就是下下下品了呀orz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