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传》

(Tue)

Posted in 悬河日帐

0 Comments

金介甫(JeffreyC.Kingkley)著,符家钦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5年10月。

第一篇书摘就贴这个,真的不是为了掩饰我中文废柴的本质(够了你!)

他以自己的专业为革命服务,可是他未曾为新中国作思想工作,这可算是一种被动的抵抗。沈从文不只不符合马列主义的文艺政策,他也否认马列主义会体现一种新的道理。直到80年代中期,他虽然已经半身瘫痪,仍在不知疲倦地研究历史课题,修改旧时作品,仍然拒绝写文章体现别人的世界观。(第八章,积极抵抗与消极抗争)


以上是在书店里翻到的,这段话最终促使我倒回去扔下了三十二块钱抱走了书。

我对沈从文的了解始于黄永玉的一篇散文,收录在一本叫《悲情散文集》的大厚书里。那本书是我舅妈买来给即将高考的三哥充电的材料,很可能是盗版。文章里提到沈从文被发配去扫厕所,路上见了熟人不敢打招呼,只是点点头。但即使扫着厕所,他也比较想得开。后来开始中国服饰的研究后,家里常搜罗很多小玩艺儿,比如烟缸座垫之类。朋友去了,走的时候就带一两件。文章里写到的沈从文是个笑眯眯好脾气的老头子,令我产生了一定的亲切感。后来某期《读者》提到沈从文追求张兆和,以老师身份写信给自己的学生说“我不仅爱你的灵魂,我也爱你的肉体”,我就“哗——”了:看不出这个眼镜男这么闷骚(后来才知道他是山羊座)。不知为啥《读者》那一阵很爱登黄永玉的散文,就像今天的东方卫视爱放米仓凉子主演的日剧,渐渐知道沈从文是著名的《边城》的作者,传闻差一点得到诺贝尔奖。作为一个中文废柴,高中时代的我看不起只写出一本小薄书的人,几年以后,在大学图书馆看到十二卷硬皮《沈从文全集》,恨不得一头撞死在书架上。

今天沈从文虽然得到了学界的重视,却仍然不是家喻户晓型的大作家。不像鲁迅,人人能背出几句。当然沈从文也不在乎这个,人家早就说了:

“说句公道话,我实在是比某些时下所谓作家高一筹的。我的工作行将超越一切而上。我的作品会比这些人的作品更传得久,播得远。我没有方法拒绝。”


拇指。挡不住的帅气。凭着这句话,眼镜男的印象又变成了骄傲的老头子。

那么在混乱的结尾说一句,沈从文老来相貌十分端正,笑容清爽,眼神像小孩,实在是我最喜欢的那一型爷爷!

(点击看大图)
沈从文


以及这篇书摘好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