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同人]谣声

(Wed)

Posted in 悬河日帐

2 Comments

CP是隐高桂。隐土银隐银冲可由观察得出,嗯。

是万事屋开张二周年『BRAVO!祭』的贺文,终于赶在祭典结束之前交上了,好欣慰呀。

万事屋祭典现场

正文点击more展开
谣声

主题词 蝉


今夏江户很安静。
万事屋午后打开窗,三个人平躺在地上看天。定春缩在沙发背后睡得缠绵,时而梦呓一声,吓跑乱逛的蚊子。
“阿银,我要出门去买昆布。”
“冰箱里还有嘛。”
“那是昨天的事情了阿鲁。你的头脑简直凝固了阿鲁。”
“别说是头脑,阿银我还想凝固时间呢——好好钱在定春下面你们自己去拿吧啊哈哈。”
经过一声惨叫,两声犬吠,三下摔门声(注:神乐出门一次;新八出门一次,未遂,返回摔第二次),天地重归宁静。
然后银发青年爬起来,朝窗户底下粲然一笑:
“我说冲田君,一直站着不热么?”
眼罩少年进屋时左顾右盼,把火箭筒靠在沙发扶手上。银时望着桌上的水果蛋糕一时不知怎么开口。该赚钱啊,该赚钱买个风扇。那个东西哗啦啦一转,沉默就不会这么尴尬啦。两个人同时想。
“那个啥,冲田君,你是来委托我的?”
“老板你醒一醒,我是来监视你的。”
“那这,”银时指水果蛋糕,“和这,”再指沙发上的冲田,“算什么?”
“站累了上来坐一会儿嘛。再说那个也不是我买的。”
哪里来的风吹过檐下,眼罩少年抚摸着火箭筒就像抚摸情人。银时皱起眉看茶几,该擦了。
“所以你到底来干什么?”
眼罩少年把眼罩拉下来盖住双眼:“来看你。”
银时拿过水果蛋糕开始吃:“请便。”
“呐老板,你不觉得今年夏天很安静么。”
“是很安静,火箭筒机关枪都没出场。”
眼罩少年拉起眼罩:“我说的是蝉。”
今夏江户很安静。
俯瞰所有的树木与河水,找不到一只蝉。
银时本来想大力吐槽真选组连昆虫迁徙不调大气环境变化这种事也要关心,看一看空掉的蛋糕盒子,话头连着甜蜜的余味咽了下去。冲田简明扼要地指出江户的蝉不只是昆虫意义的蝉,其中有约三分之一是定期迁移的天人。所以蝉集体消失绝对有阴谋。
“我们怀疑有人蓄意绑架天人影响宇宙和平,虽然暂时没有提出勒索要求。”冲田提起火箭筒离去的时候总算说了实话,“老板你朋友很多的所以帮忙找一下也无所谓嘛。”
“为什么我要给税金小偷帮忙啊——”
“啧,”冲田轻描淡写,“前前后后一百多训,叫喊保卫大江户最响亮的不就是老板么。”

第二天银时去找桂,不,是银时牵着定春绕了十八个弯经过桂家门口。定春走累了坐下抓痒,被伊丽莎白一牌子敲在脑袋上(“不许在晾晒被褥的地方抓跳蚤”)。宠物大战如火如荼,主人一边一个坐在廊檐下闲话家常(?)。
“假发你最近很闲嘛。”
“不是假发,是桂。因为放暑假啊卷毛。”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你是裙摆膝上二十公分的女学生吗!”
“那你又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你是呼唤日本黎明的攘夷志士吗!”
银时眯眼:“假发你最近果然在搞恐怖活动。”
桂转头:“作为攘夷志士,何时何地也不能放弃战斗之心。”
“那些蝉,”银时难得凝重,“玩够了就放回来吧啊。幕府的走狗最近变成昆虫控了。”
桂没有作声,眼神飘忽地望着第一百零一次被扑倒的伊丽莎白,后者的牌子已经从“人兽禁止!”换到了“假发子……噗……”
“银时,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常去玩的那条河不?”
“基本上忘了。”
“河边有很多树,夏天很凉快,我们经常跑到下面睡午觉。”
“……嗯。”
“你和辰马雷劈不醒,高杉和我经常睡不着。因为蝉叫得太响亮。”
“假发你睡不着单纯因为高杉拖着你不让你睡吧,”银时及时喝止意欲扒掉伊丽莎白外皮的定春,“因为你会陪着他发呆。”
“看来现在那个人的睡眠也没什么改善,”桂自言自语,“而且失眠更厉害了吧。”
银时突然打了个冷战,冰凉的液体顺着太阳穴滑下来。
“假发你在暗示什么……啊定春不要咬!”
桂端庄优雅地朝银时招招手,银时一狠心又把定春过肩摔到了院子里。伊丽莎白举出“T皿T”的牌子奔逃起来。

储藏室,光线昏暗。
“假发你很久没打扫过了吧。”
“罗唆,你的头脑里只有灰尘。”桂从一堆堆箱子(里面是些破铜烂铁)中间跨过去,在通风口下站定。
“就在这里。”
“什么?”银时跟过去,眼前一花,血液沸腾。
密密麻麻的蝉叠成耸动的小山,在大麻袋里无规则地蠕动,透明的翅膀反射着耀眼的光芒。据说天平座的人最厌恶重复密布的东西,若不是某志士舍命相拦,江户生态必将出现巨大缺口。
“银时你等一等——”桂喊道,“这是辰马带给我的!”
白夜叉现身:“什么?”
“是辰马托运过来的!”桂抓住银时的衣襟使劲晃,“寄件人是高杉!”

储藏室,光线暧昧。
“修屋顶很贵……我不想挪用公款!”桂揪住银时,“万事屋,修好为止!”
“屋顶不关我事!谁看到这种恶心的东西都会暴走的!”
“你现在不正靠着它们吗!”
“眼不见心不烦!”
“……”
“银时,银时?”
“听着呢,假发。”
“蝉怎么办啊。”
“谁知道呢,你不是收件人么,随便怎么处理都行。”
桂仰脸看天。
“作为攘夷志士,自然我是反对天人的……可是作为大江户居民,维护环境生态平衡也是义务吧……”
“不用找借口了,高杉就是喜欢看你解决不了麻烦的表情。”
桂噎住。
“好我决定了,全部烧掉。”
“假发,喂假发!”
“啥?”
“这些,都不会叫啊……”银时举起一只蝉,它张牙舞爪,寂静无声。
桂定住。
“就是说……全部是……”
“母的,没错。”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钟。
“高杉你这混蛋到底想干什么呀!!!”
“也许是想给你送些后宫。”银时离开的时候善意提醒。
“……日本的黎明还没到,我个人的家事又算什么!”狂乱贵公子潇洒甩头。

河边,夕阳照水,波光粼粼。
“哪里来的这么多屎壳郎啊阿鲁。”
“是蝉啦,神乐。屎壳郎要胖得多。”
“新八你见过屎壳郎吗阿鲁。”
“没有……不过……啊噗!”
“那就不要乱说阿鲁。”
银时打开袋口,蝉翼反射着金色的光,晃得人眼花。他转过头,对上桂同样惊愕的眼神。
“……莫非这个就是他心目中的……”
“他心目中的你的日本的黎明啊,多闪亮。”银时用力踢在麻袋上,清醒过来的蝉和蝉形天人一同朝着夕阳飞去。
“说来今夏江户的雄性蝉又到哪里去了?”
“也许被高杉毒哑了。唉?”
夕阳彼方,河水对岸,烟雾般涌起大片蝉影,与此岸飞去的蝉姑娘们会合。两片小乌云交汇的地方,响起锋面雨一样急促的蝉声。
因为缺少配偶而休眠的雄蝉苏醒了,江户的火烧云今天格外灿烂,蝉夫妻们相携而去,丢下一片快乐的回响。
“今天是七夕哟阿鲁,团圆了呢阿鲁。”
“夜兔也有七夕?——啊噗!”
“新八你不是夜兔族就不要乱说阿鲁。”
河堤上微风阵阵,蝉儿远去,带着整个江户未遂的思念。

今秋江户喧嚣。

END

Comments

By 筝冢。(Thu)URL

抢沙发![坏习惯OTZ]
待会看了OTZ
NIJI交换一个LINK吧OTZ

By niji(Sat)URL

好呀(星星眼)
那我就链你了哟~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