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双山]ONCE,SUMMER TIME

(Wed)

Posted in 妄想系同人

0 Comments

水文,路人小山君和IDOL山下君的故事
谁都有年少轻狂。

于小山庆一郎,那是带着大学四年打工的全部积蓄冲向夏威夷,在毕业前的暑假学着放纵。
于山下智久,那是逃了通告番组,关上手机到喜欢的海边吹风看夕阳。
准社会人24岁,准国民偶像23岁。二十代前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
他们相遇在一片不大不小的海滩上。

“青春啊,”小山想,“果然不该信增田的话。”夏威夷就是BBQ和冲浪这种话只有那个肌肉男说得出。小山发MAIL给加藤,回复曰:“也只有你会相信。”口气糟糕得用脚趾想都知道他在赶学期报告。
合上手机,小山惬意地喝了一口柠檬汁。海风凉丝丝地掠过额头,扬起打沙滩排球的女孩的长发,卷走岸边堆沙堡的孩子的遮阳帽,送来一堆冒着泡沫的浪花。各种肤色的冲浪手集体欢呼,冲向最高的浪尖。沙滩淡金色,海浪蓝白色,天空透明色,几朵云慢吞吞地滑过地平线,风里飘荡着海水和烤肉的味道。
——这才是青春嘛。即将跨入社会的小山回忆着自己耗费在图书馆和家里的拉面店的暑假们,涌起一丝惆怅。
”庆一郎,假期怎么样?“妈妈的MAIL。
”很好^0^“小山。
”男孩子用什么表情符号!“
”是姐姐啊==“
”有意见?“
”……没“
”有好女孩的话不要放过啊~“
”……是。“
小山完全能够想象出姐姐一脸”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操心“的表情,好吧,从小到大只有这一件事劳你为我操心。
小山庆一郎,24岁,明治大学在读,身高177公分,相貌端正品德良好,公认的好人。
持续单身,第四年中。
没关系,我到夏威夷来又不是寻找什么从天而降的恋情。好人小山躺在阳伞下面,无视身边打得火热的情侣。
在这个热情满满的夏日上午,他帮三个女孩子捡过沙滩排球,帮两个小朋友捞回堆沙堡的铲子,还帮四个韩国游客指明去接待站的方向。”你就是那种人,所有人有困难都会第一时间找你。“加藤有一次这么说。小山虽然不想承认,但一次次被问路被拜托之后只能接受事实:加藤会被女孩子请求一起去约会,自己只会被女孩子的奶奶请求上树找猫。
好像连增田都收到过情书吧,好像。真是的,看到那可怕的吃相之后还会有女孩子喜欢他?
等一下,在难得的假期里为什么要想这两个人啊!小山用力摇头,把两个损友赶进脑海角落。
离他不远的地方,山下智久正在试刚刚租来的冲浪板。海水漫过脚面,沙子踩起来麻痒得很舒服。
来这里果然是对的。

经纪人在电话里先吼后求的情况山下还记得,好像也感叹了这么好的变脸功夫不去吉本兴业太可惜。其实要找到自己很容易,查一查航班记录就行。夏威夷沙滩的愉快气氛随时有可能被一个西装革履的焦虑大叔打破,想到这里山下扯了扯嘴角:让你失望了,我也是有朋友的。
毕竟夏威夷又不是西伯利亚,化名旅行没那么难。
抛开复杂也简单的前因后果,他潜进海水,很快加入了那些冲浪的好手们。
”戴着泳镜干嘛啊!“有个穿荧光绿色短裤的男生朝他喊。
山下没有回答,笑着指指眼睛。
”不方便啊……“那边的人做了个抱歉的手势,”SORRY。“
浪头一波波打来,他们很快分散开。山下看了看天空,彻底的晴朗。
裸眼直视的阳光是金红色,从水面下看到的阳光是金白色,泳镜过滤的阳光是灰蓝色。
而山下喜欢的阳光是七彩色,汽油表面反射出的,雨后彩虹排列出的,或是眩晕的一瞬间闪过的。
赤橙黄绿青蓝紫,混成看似单纯的无色。
那不像他,他从来就只有一种颜色。

”笑一笑吧,山下君,你这样是不行的,“经纪人揉着太阳穴,”主持人都说了这是搞笑节目啊。“
”可是我没什么好笑的。“山下直视经纪人的眼睛。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话题……“经纪人继续揉,”但是只是做节目又不是真的讨论严肃问题,何必呢。“
山下摊了摊手,径直从休息室走出去。
离婚,单亲,家庭问题。
他不谈,更不会笑。
哪怕是节目上提到一句,轻描淡写。
有STAFF在走廊窗边抽烟,山下很想过去加入他们。
那样的话恐怕会被拍下来卖出天价吧。
FANS很奇怪,她们能接受偶像在电视剧里杀人放火,却不允许他在现实里借可卡因暂时逃避。
”做IDOL不能逃,“关系好的前辈曾经笑着比了个开枪的动作跟山下说,”每时每刻都要准备SHOOT。“
他笑得轻松,眼神在化妆室的灯光下落得沉重。山下不知怎么接话,只能点头。
每时每刻,无时无刻,子弹总有用完的一天,而补给又在哪里。
山下转回休息室的时候经纪人正在电话商谈新CM,某个大众品牌的洗发水。出价很高,公司有意向,经纪人劝了几次山下都没有松口。不喜欢那个味道,他也知道是借口。偶尔没有办法控制的任性。
”好,那么下次再说。再见。“经纪人挂电话,走过来靠在沙发背上。
”山下君,工作总是要做的。“
”我也理解你很辛苦,不过现在有谁不辛苦呢?能红就是运气,应该珍惜机会。“
”不喜欢味道这种小孩子的话不要说了,你也二十三岁了对吧?“
落在山下脚前的影子扭动着,渐渐听不清一板一眼的大人腔调在说什么。
”——山下君,你去哪里?“
”洗手间。“
坐在马桶盖上给旅行社的朋友发MAIL这种事光是想就很丢脸了,山下没想到自己真的干得出来。对方没有多问就说好的,完了补上一句到时候不许说是我给你帮忙。
好,请你吃饭。
那我不要烤肉。
山下翻转手机,对着不知什么表情的自己按下拍摄键。
山下智久,23岁,大学在读,身高175公分,准国民偶像。至今没有像样的绯闻。
而他并不打算就地制造一个。

小山不知道当红偶像山下XX君凭空消失这种轰动性的娱乐消息,他对娱乐界的了解大概就止于松田圣子的歌很好听,大塚爱也不错的地步。周围的人跟着哼音箱里的流行歌曲,他埋头苦吃一大盘当地特色食物,完全没有受环境的干扰。夏威夷的夜很美,小山打算快点吃完晚饭,在沙滩上占一个好位置看星空。
事实是根本没有人跟他抢。除了有限的几对带着孩子的夫妻,所有人都忙着在海滩上缠绵。哇现在是夏天又不是春天,发情的季节还没有结束吗——这种没营养的吐槽还是PASS比较好。小山把手臂垫在头下面,数着北斗七星。小熊座,大熊座,猎户座,教科书上提到的星座一个个出现,居然有种看幻灯片的不真实感。天空非常非常近,浪涛拍岸的声音和低语的声音混在一起,盖过了树林里传来的蝉声。
真美。像梦一样。文学青年小山在心里赞叹着。
「数えきれない星空が 今もずっと ここにあるんだよ 」
顺着心里浮现出的歌词,小山吹起了PLANETARIUM的旋律。大塚爱把这首歌唱得极具夏日气息,比金鱼花火还要好听。
当口哨进行到那段电吉他的间奏,小山停了下来。旁边一个声音接了过去,很有默契地吹完。小山接上,两个人最后合奏了”啊,啊,啊,啊“,一起笑了。
”夏威夷没有烟火看呐。“那个人自言自语地说。
”嗯,不过星星很漂亮。“小山不自觉地帮夏威夷说起了好话。
”第一次来?“那个人问。
”算是吧……“小山想以前听增田巨细无遗的描述算不算,”你呢?“
”不记得第几次了。“
小山”哦“了一声,看到那个人慢慢地把墨镜摘下来。
和预想中可能是盲人或者眼疾的情况完全不同,是双在黑夜里也很闪亮,如同星星的眼睛。
山下智久对小山庆一郎笑了笑,算作打招呼。
小山庆一郎愣了一下,是笑好呢还是点头好呢,还是说句话好呢。
山下智久接着问:”你在这儿的旅馆订了房间吗?“
小山庆一郎点了点头。
”那我们合住可以吗?“
不出山下预料,小山再次点头。

小山庆一郎并不是没听出山下智久那堆绕来绕去的解释后面小心藏好的破绽,也不是见到长得太好看的人就丢了魂。他就是学不会拒绝别人,善良得无药可救。山下一直觉得无论是谁去请求他都会得到肯定的答复,但是小山否定了他。
”那当然也不能随便答应啊。“
”那你为什么答应我?“
小山露出了山下刚刚熟悉起来的困惑的笑容:”因为你看起来确实没有地方住。“
我又不是流浪猫。山下在心里说。
那是他们一起度过的假期中某一天山下随口问的问题,是他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主动提出的问题中不算重要,也不算多余的一个。
以及这个问题有一个看起来很敷衍,实际上有等于无的答案。
这些都是后话了。



当天他们很晚才回到旅馆,山下进门前戴上了墨镜。小山什么也没问,忙着帮他把行李拖进自己的房间。
“嘛,窗台就归你了~不要小看它啊,上面能堆很多东西,还可以坐人!”
“嗯,谢谢。”
“啊不客气,你要先洗澡吗?”
山下望了眼窗外,摘下了墨镜。
“呐,你不经常出门旅行吧。”
“哈哈哈哈被你看出来了,”小山摸着头,“第一次单独旅行来着。”
“哦。”山下拿起旅行包走向浴室。
“问这个干嘛?”
“没经验的人比较好对付。”山下笑得难辨真假。
镜子上的水汽被手指划开,线条漂亮的签名瞬间又开始液化。一瞬间消失的东西是不是那么值得留恋,山下自己也说不清。在这个圈子里,声名来的容易,去的更快。今天所有的人都朝你欢呼,明天就可能对你视而不见。
但是他已经习惯了,习惯了靠着声名活下去,并且赢取更多的声名。
房间里的小山好像在看深夜节目,电视响着一阵阵的罐头笑声。山下想起似乎上过这个时段的节目,也许小山正在看的就是自己的那期。
他站着微笑起来,关掉莲蓬头沉到浴缸里。

二人共度的第一夜就像以后的每一夜一样,平静而无趣。山下洗完,小山接着。两个人在等头发干透的期间望着电视扯几句闲话,聊聊夏威夷的风景和天气。男孩子的头发短,在那干燥温热的几分钟里,能感觉到湿度慢慢流失,空气渗进头发的缝隙里。
后来小山想,他们真正称得上共处的时间,其实就只有每晚的这几分钟而已。
不谈家事,不谈过去,从开始已经是默契。
小山是个聪明的人,他看得出别人说了什么没说什么;他也是个温和的人,绝不会逼谁把隐藏的那一部分讲出来。
即使非常非常想知道,想得头疼胸闷,他也会警告自己,世界上没有无恶意的好奇心。
山下平静的睡脸下面有些什么,是自己永远不必管也不会管的事情。
“晚上没有吵到你吧。”山下次日早晨半开玩笑地说。
“没有啊,”小山说,“其实我倒是睡觉会打呼噜……”
山下笑起来,墨镜后面的眼睛弯成一条好看的弧线。
“我完全没听到呢。”顿了一下,“梦里吧,听到了很响亮的海浪声。”
“夏威夷嘛……”小山望了一眼窗外,“四面都是海啊。”
山下点着头,扛起门边的冲浪板。
“那,我出去了。”
“嗯。”
就算一见投缘,毕竟还没到说句路上小心的程度。
他们的白天并无交集,因此也不必太期待夜晚的重逢。
小山每天在海边晒太阳,看美女,助人为乐;山下则跟着浪头游泳,冲浪,逛岛上的手工店。夏威夷的黑夜来得晚,他们带着一身海腥味回房间的时候通常已经是八九点。然后洗澡,等头发干透,睡觉。
连晚安都可以省却。
任何意义上的浪漫相遇都不是这么回事吧,小山想。
然后假期就突兀却也合理地结束了。
小山对着账单算了半天,刷卡收拾东西。山下早就整理好自己的包,抱着手臂靠在门框上看他。
“回去以后到我家店里吃拉面吧。”小山说。
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低头往旅行袋里塞衣服的时候冒出这么一句生硬的邀约,广告似的。
“好啊。”山下墨镜后的表情波澜不惊。

等待去机场的巴士的时候小山画了一张示意图,因为他啰啰嗦嗦讲不清自家店的所在地。山下把记事本上撕下来的纸小心地对折放进口袋,保证至少去一次。
“我会给你双份分量加打折!”小山热情地保证。
山下笑着点点头。
他们乘同一班飞机,但座位不相邻。下飞机以后山下走得很快,小山想招呼他一抬头已经不见人影。
不是梦吧,小山问自己。
往口袋里一掏,山下帮忙挑的当地纪念品——小木雕面具——还硬邦邦地硌着手指,于是稍稍放心。
这可是要挂到家里的日本地图上的。早就打算好了。
“什么!!!”增田在电话里吼,“你独自去夏威夷了?成亮居然没告诉我!怪不得你们消失了一个夏天都没人陪我逛街吃饭……”
拉面店少东忍受着朋友的轰炸,一边说:“我给你带纪念品了,岛上特产水果干,可好吃了真的。”
“算你有良心,”增田喋喋不休起来一点不比小山差,“我跟你说成亮他论文得高分了无论如何得让他请客,你说去烤肉呢还是火锅?”
“都行吧。”
“那明天晚上去,就这么定啦。我通知他去。”
小山挂了电话,翻出数码相机看在夏威夷拍的照片。蓝天白云,碧海黄沙,椰林清风,美女帅哥,木屋石路,一张张美不胜收,和任何旅游指南上的夏威夷一模一样。还有旅馆门口的猫,老板养的腊肠犬,梳理羽毛的水鸟,总是咧着嘴笑得傻乎乎的自己,路上遇到的小孩……
哎?
小山的后脑勺和床头发生了亲密接触,因为他突然从枕头上蹦了起来。
第342张,山下的睡脸。
第389张,小山的睡脸。
忽略两张照片之间的可爱程度英俊指数差别,忽略中间那些上述内容,小山明治大学级别的脑子毫不费力地得出了答案。
为什么自己的睡脸会出现在照片的最后。
是山下趁自己睡着的时候拿自己的相机偷拍的。
那之后的第二天,相机电池用完了,刚好也要走了,就直接放进了包里。
小山庆一郎,24岁,金牛座B型。
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某一个有风的夜晚,在洗完澡套着T恤准备睡觉之前,对着手里的数码相机掉下了泪。
他翻来覆去地看两张相隔遥远的照片,直到相机屏幕上闪动着“电量不足”自动关机。
那时候小山不知道有一首台湾歌曲叫《旅行的意义》,后来他也不知道。
但是那一刻的心情真的是,像歌里唱的,说不出任何原因。
第二天他照常去吃饭,见人,叙旧,找工作,帮家里看店。
只是一次旅行,只是一个美好的夏天。
人生不会因此改变。

山下智久知道同住的人偷拍自己的事情。
入行多年,对镜头的敏感已经变成一种本能。根本不必睁眼,百分之一百确定有人拿相机对着自己。
好脾气的收留自己的大学生。
人不错,虽然有点啰唆小气,但总归是个善良简单的家伙。
山下挺喜欢这样的人,所以他闭着眼睛,继续睡。或者说,继续装睡。他本来擅长做出别人需要的样子,那是他的工作。
这个情况,也就是普通的加班。
大学生拍了一张,轻手轻脚回去睡觉。山下翻了个身,面对窗户睁开眼睛。
如果照片传出去事务所会疯掉吧?
他想着可能的后果,忍住没笑出声,把头埋在了枕头里。
然后像以前所有的假期一样,迅速地,这一个也要结束了。经纪人发来口气平和的mail说下次走前要先打招呼,隐隐放低姿态道歉的样子。
山下就顺着这个台阶,订了返程机票,通知经纪人安排接机。
走之前最后一夜非常热。房间的空调开到20度扫风,山下的背依然是粘的。
他想睡地板会凉快吗……视线扫到了大学生放在地板上的半开的旅行包。
相机在里面。
几乎没有考虑,山下轻轻起身,轻轻拿起相机打开,找到自己的照片。
没有按删除键,而是把镜头对准了始作俑者的脸。
就像为恶作剧行方便,保存完毕之后,相机闪动着“电量不足”,关掉了。
所以山下比较遗憾的是没能把相机里的照片全部看完。他并不喜欢窥探隐私,也不想对这个人有多深入的了解。就是想看看别人眼里的夏威夷,是不是会比自己的来得简单。
他来了太多次,独自或者与人同行。早晚每一颗沙子都会沾上回忆。快乐的不快乐的,美好的不美好的。
这一次,姑且归类到前者吧。
“诶,洗发水的广告你接了?”演艺圈的朋友后来很惊讶,“那个味道你不是不喜欢吗。”
“其实还行,”山下慢慢地回想,“洗完了等头发自然干,别吹——那样的话还挺好闻的。”
朋友看了他几秒。
“你啥时候这么闲啦。”
“我哪里闲了。”
“那你还是考虑的普及度是吧。”
“你别跟我经纪人一个口气行不。”
“行行我错了,改天请你吃饭补过。”
“这话我记着了啊。”
“不就是烤肉嘛。”
对话到此结束,接下来各赶各的通告。山下在回程的车上迷糊着听经纪人说去了一趟夏威夷状态好多了啊,瞄一眼窗外已经夜色深沉,快入秋了天黑得早。
“那个……”山下说。
“什么事啊山下君?”
“前面十字路口停一下可以吗,我想买份酱油口味的拉面。”
“当然可以啦,不过你什么时候喜欢吃拉面了?”
山下仰在座位上望着闪过的霓虹灯,刷,刷刷刷。
“谈不上喜欢,想试试而已。”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