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何时,希望犹存

(Wed)

Posted in 悬河日帐

0 Comments

假装活着,假装理解,假装有所体会。
观察别人而习得的片面知识,终有穷尽的一天。
明白了这些,并不感到快乐,而可能是更沉重和无助了。就像眼前始终明晃晃,以为是灯光,墙壁倒下才见到周围一望无垠的沙漠,烈日当头。路是越来越难走,也越来越清楚了。

难走并不是问题,因为问题总是可以解决。而清楚无法改变,再也不能朝着自封的残酷世界任性。

如果并不是听着b-t发现了这些,任由谁来说我都会暴跳如雷吧。
“话虽如此,你又理解我的什么呢?”
这曾是想告诉每个试图了解我的人的话。
话虽如此,到底还是可以理解。不能因为我不想去理解别人,也就认为别人并不具备胜过我的理解力。

我害怕的或许只是发现,连我恐惧的未知都很平庸。

感到平静,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似乎正在慢慢地降临。
停止内心的风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它吹向外面,吹向一切,然后亲眼看到席卷一切的暴戾,不过是在水面上轻轻打了一个回旋。而远处人声渐近,夕阳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