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昼之月

(Sat)

Posted in 未分类

标题之类的东西怎样都好,这一个还是稍微有想过的……总之看得到的大抵是误解我就不论述了

有些话放在框框里还是不好意思说,披上散文的情操可就啥也不怕了!
好啦下面是正经话了。

---

作为一个曾经是阿宅,也有一些理由一直做阿宅的同志,我时常在想,现实是不是自己看到的模样?
随便数数,想了也快二十年了。
现在我可以回答,其实我希望不是。
不管逃避到哪个世界,不管用什么样的名义,不管看着什么地方,只是希望自己看到的不是自己必须要经历的。
这样的梦是白日梦,醒了会更感忧伤。梦里春花春水,身边的现实还是滚滚洪流一刻不停奔涌向远方。想要留驻,往往却被自己的心背叛。到底要追寻什么,要坚持什么,其实自己也说不清。
比起承认自己是胆怯的,更害怕承认自己是不知道,甚至是无所谓吧。
红尘滔滔,哪里比得上内心时时刻刻不停的翻搅喧腾可怕?
这样的自己到底能不能好好地看到现实,或曰政治书所谓客观地反映现实呢?
在这样的疑问中反反复复,载浮载沉。

好在人都是有求生本能的,误打误撞也能找到一条活路。
我们这一代人,有幸遇到了网络。
第一次遇到谈得来的朋友那种兴奋欢喜,到了第一百次,就变成冷静的分析该说什么话题,该表露什么态度,该问些什么,该知道什么了。
这个人能带给我什么?能告诉我什么?
怎样表现才不会冷场,才能让对方也开心?
我很少去想别人是不是能理解我,别人又有什么需要必须理解我?
所以被问到某句话的时候,感受非常复杂。
我意识到自己其实不是那么想被人理解,但是又渴望被人理解。

其实我说出来的“我”,和本来的我是不一样的。
这话我自己都不敢说,怎么会想听到别人说?
然而同时我也看到了希望——即使连自己都不那么想了解的东西,还是有人想要了解。也许那个在诉说着“我”的我,还是有价值的。

日子慢慢过去。

话说到这里,差不多就可以不说了。
以前我也决定不再说了。

但是……

现实既是我看到的样子,也不是我看到的样子。
我看到的和我说出来的,是两种东西。而我没有去看的地方,也有可能存在着第三种,第N种东西。
全是又全不是,远远超出视界和想象。
对我来说,恐惧并不来源于未知,而是来源于限制。
我最害怕的,是“果然还是这样”。是现实命中了自己预想的某一种庸俗无聊的结果。
如果本来就没想到,又有什么好遗憾?

这些事情对别人真是没啥意思……但对我却是在地上一点点捡起来的希望的碎片。
所以我不想看到让我有了勇气最终去俯视地面的一个人,一些人,露出那种苦闷的表情。

你们不需要被每个人理解,这也是不可能的,我也不认为我的理解就是正确的。
你们存在于世,或许只是为了让每个人看到一些凤毛麟角的东西,永远没有人能看清白昼中月亮的全貌。
月亮的脸色好像很苍白,不要以为是太阳的错,也有可能是它在冷冷地嘲笑世人。
但是到了夜晚,月亮又变得那么澄明纯洁,守护在世间所有软弱和罪恶的头顶。
然而如果站到月亮的背后,又会发现这是一颗漠然的星体,隔着漫长的距离观望蓝色的惑星。
月亮的情意,只是不断地撩拨着漫漫的海洋,让不断的潮汐渐渐改变大陆边缘的模样。
在没有人类的时候,地球也在彻夜轰鸣。
但月亮从来也没有回答过。

事到如今,又需要什么回答呢?
难道不是数亿年的相处本身更为重要,和说明一切吗。

月亮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要悬挂在天空上,就是人类最大的幸运。
这并不是说,我就对太阳毫无感恩之心。只是因为我想要看到太阳之外的东西,才看到了月亮。
而能看到月亮,就已经是全部的意义了。

我不想有一天抬起头,看到的全是热烈新鲜白灼的欲望。
所以宁愿不抬起头。
但某一天,看到了别的东西,为了看清它,不再畏惧去看不想看的一切。
从白日梦中醒来,为的是做一个更大而不可思议的真正的梦。
一言不发的月亮,就是唤醒我的声音。

--

所以?

所以我无法同感,也无法感谢,我能做的只是一边努力挣扎,一边继续仰望着那样的月亮,祈祷它仍将出现在明日的黄昏,明日的正午,或者明日的清晨。

这就是我想说,但是怎么也没办法说得漂亮和说得清楚的,关于你的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