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个死扛的事儿

(Mon)

Posted in 悬河日帐

0 Comments

里尔克曰 挺住意味着一切

顽固和自我,散漫和my pace,不是一回事
虽然后者经常被说成前者,然后接着就是【你还是改一改吧
但我完全不想改呢
这可是我二十几年的人生沉淀下来的东西,将来有一天变成灰,还是能界定【我之为我】的东西
大概就是灵魂所在的地方吧

个性这东西,一开始建立在与他人的区别上
知晓各种区别,因而确立了自我
男女有别,亲疏有别,尊卑有别,在一对对的区别关系中,选择自己的一方
然后如费孝通所说的,以这个确立的“我”为中心,一圈圈地往外发展关系
“我”是同心圆的中心,也是起点
亦即跃入古池之蛙,投入水中之石

从这样的类比看来,“自我”在形成以后,便不再变化
能够激发多少重关系,获得多少反响,就跟投胎一样是技术活了么?
那怎么可能呢?

人的存续灭亡,意味着在天然的血缘关系中,个体既是子女,又是父母,既是兄弟,又是配偶
人和人总是会发生关系的
所以自我的同心圆不可能只在确立的那一瞬就达到极限
只要愿意,人总是能变得和以往的自己不同
或者说和自以为的自己不同吧

最近看了不少抱怨的帖,唔,怎么说呢
你自己不伸张自己的权利,难道还要不相干的人去替你行天道?
开啥玩笑呢哥们
其实你反击伤害你的人很难吗?会不会死?会不会丢工作?
老是在公共地方发泄,不好看的,还容易留下证据

总是说着【不行的】【你觉得可以是因为你是你】
开什么玩笑,你没试过怎知道不行?
你没试过几千几万次,怎知道不行?
至少去学一点历史,多看看书,别老上网(这句也送给我自己-L-

一直又抱怨又不行动,只会变得更可欺
散发着阴湿的气味什么的
如果去质问欺负的人原因,他们可能会说得很冠冕堂皇,或者根本就不相及
可是人作为关系中的生物,尤其是深味区别精髓的人,本能地就会判断对方相对于自己的位置
然后呢?然后你懂的

外强中干,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看的属性之一

说着很失礼的狠话,但除了自己谁也伤害不了
这样连做战友都是失格,何况做朋友?

还有一种,是脑内过度
说真的,我已经觉得我是个非常能脑内的人了
但是对比某些同学我真是自惭形秽,自愧不如,敝帚自珍……

脑内过度嘛就是以为世界就是同心圆,中心就是自己
哪怕三公里以外有个人打了个喷嚏,也是因为想念着某日对自己的惊鸿一瞥
绝非我杜撰,这是踏踏实实活在世上的人类,吃饭睡觉一样不落
这样的人经常生活在莫名的挫败和伤感之中,因为世界对他太不温柔了。一风一雨一草一木都在S他脆弱易感的心灵
其实这是诗人的属性,但是踏玛德这世界上没多少人同时有诗人的天分啊!!
所以安妮宝贝和余秋雨老师能靠爆款散文模板走红
看看这种同学,容易痛感我非双鱼,我这么冷酷,一定是抱错咗……

说起来,我这人也功利得很,和别人交往的时候,总是希望能学到什么,能改变什么
想去认识很多人,倾听很多人,也是这个原因
扩展自己的感知,然后再选择性地去了解
所以我怎么也理解不了【同学一定会成为朋友,交际圈一定都是同学】的人
这才是技术活吧……多高的认同感啊这是
同学不过就是一所学校的产物,其他的还有什么必须交集的么?
大概对此有异议的人都是害怕被同学忘记的人吧,嗯,认同感真高啊
就不能从分别的层面成长一下,扩大扩大同心圆么!最有名的同学之歌是什么?是长亭外古道边,夕阳天外天,《送别》啊!

学校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只是一个过程一个补血点一座思过崖
如果不离开,就没有意义

人的交往有时也是一样,意义在分别时才会浮现

所以吧,虽然被说了好多次了,我也不打算相信只有3D才是朋友,嘴巴狠就是真的狠,来我宿舍的人都是同学……等等
反正这么说的人也不是要为你好啦,只是希望你和他一样痛苦,一样平庸,一样为平庸而痛苦而已
这是他们最擅长、最热衷,也是唯一能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