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隠ししていたのはいつも自分だった

(Sun)

Posted in 悬河日帐

0 Comments

其实心里啥都清楚
但是么,知易行难。当然类似的借口也有五十一百个,终究也都是借口

跟尼桑说过我不喜欢看辩论是因为怕听人吵架
这句话的前半是真的,后半也是真的
但这因果关联是假的
看看,要貌似理性地伪装自己其实好容易(请用TVB连续剧怒火街头里law霸的腔调来读最后三个字w


相信直觉,本能反应
我奉行这原则超过了10年
不要脸地说,我的直觉确实还行,反应也不算慢
结果就是我不善论理。虽然我也可以直指人心地说中要点(作为倾听者我很有信心),但要条分缕析地说服人,就不是我的强项
开始看辉格的博客以后,越来越意识到这一点
以前有门课叫方法论,老师跟我们谈伦理学,我当时偷偷嗤之以鼻,认为学来无用
但当我开始写毕业论文,动笔便感到行文之难
在帮师姐改过论文以后,我更加确定,当年老师要我们学的也就是论理的一些原则
怎样是严谨,怎样是合逻辑
真正的方法论是思维方式的改进而非即时可习得操作的说明书

现在我感到很苦恼
进步的地方就是会把苦恼说出来吧
我的苦恼,又有谁会比我更明白?即使找到谁诉说,也是想在信任的人面前给苦恼一个形状
然后就可以把它拉出来,作为对象去考量
但终有一天我要自己去面对这个过程。

那么就从此时此刻开始吧

理想的人生境界并不是万般苦恼皆无,那其实是很无趣的
而是身处无数关系间,心中清明,手中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