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置物柜》读后

(Tue)

Posted in 读书写字

0 Comments

剧透有,慎入

第一,不要把这本书作为推理小说来看……当做仙台乡土小说会爽很多(喂
第二,这基本适用于我看过的伊坂作品(喂喂
第三,伊坂幸太郎是个很好心的作者,这一点我有信心,握拳

伊坂写了一个离家到异乡读大学的高中生,碰到一个神叨而英俊的邻居,经历了一段诡异的生活。就像宠物店长美女姐姐丽子说的“你(主角)卷入了他们的故事”。不过,以伊坂的风格,主角不会认为这是个糟糕的故事吧(笑

简介里大都没有提到的是,本书涉及虐杀宠物现象,而且是一条重要的线索。虐畜者是普普通通的人——和你我一样需要打工、需要吃饭、需要睡觉的人。不同的是,他们以虐待其他的生物为乐,甚至有发展到虐待同类的倾向。就这一点而言,我个人十分赞成严惩虐宠和虐畜。放任无成本的残忍,结果必然是遭到人类内心疯狂的反噬。

与小动物遭受的残暴虐待相类,本书的主角之一老挝人多吉也平白承受了日本人的许多白眼。好在他有一个有爱心的女朋友,和一个有良知的女朋友的前男友朋友(好绕!)。伊坂对日本人的排外作了最最简单的解释:“也不是瞧不起外国人啦,总觉得很麻烦不是吗?日本人的话,有一种不用说也明白的默契,可是外国人不懂这些,还得一一跟他们说明,麻烦死了。”而前男友河崎则干脆地认为“看不到的东西就不去过多的想象”,对多吉的日语口语教学充满了热心。围绕在多吉身边的琴美和河崎,曾是恋人;或许是因为两个人本来就有某种相通之处呢。顺便一提,伊坂写女性心理非常不错,琴美和河崎的斗嘴真是太女心了XDDDDD

伊坂还写到电车上的痴汉,以及主角非常真实的反应。挪开眼睛,寄希望于别人。当司机设法让出手相助的丽子脱离了危险,伊坂写道:“‘噢噢。’全车响起佩服与赞赏的声音。说穿了,这是一群无能为力的人们的欢呼。”面对日常的“恶”,多数人视而不见,多管闲事的人因此变成了异类。河崎踹开违规摆放在盲道上的自行车,看起来简直是暴行,其实却是善行吧——只有主角能理解他的动机,或许多少因为是被与众不同的阿姨抚养过,对人没有那么多成见吧。希望常常也就依附于这样的普通人,不求洞察一切,只求心无偏见。

写到这里,再次觉得日本社会多少“视觉”了一点。只要看起来不像个外国人,便不会被排斥;但只要开口说话被分辨出来,又会被贴上“从不发达国家来的人”的标签。这种岛国的傲慢,背后是什么,不用多说了吧。

最后贴一句主角对书店的女店员说的话作为结尾,也作为我说伊坂是个好心作者的佐证。

“有了孩子,烦恼不堪,跑去自杀。实在逊毙了。你想想看,小孩子十六岁的时候,你才三十二不是吗?不觉得这样很酷吗?”我发自真心地说。

「子供が出来てさ、悩んで、死ぬなんて、ダサすぎだよ。というよりもさ、子供が十六の時、君は三十二だよ。それ、すごく恰好良くない?」



原文来自伊坂的fan site:http://www.mtnk.net/lines/ahiru.html

--------
本文亦见于豆瓣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