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限

(Thu)

Posted in 读书写字

0 Comments

日本文学正像其他任何国家和区域的产品,只是当它与时空的界限相联系时,才有可能加以界定。它也许十分显而易见是‘日本’的;但它的构成并不存在本体论意义上的神圣与绝对的纯而又纯。

——三好将夫《反对种族中心主义》

前两天跟光君说到芥川龙之介,他有种病怏怏的敏感。肉体的痛苦有可能导致精神萎缩,也有可能反过来造成精神膨胀,跨到界限之外。简单的讲就是空之境界的巫条雾绘——应该说蘑菇是个很会做减法的作者,这里就打住不谈了。我会喜欢芥川,与exblog的一位bo主很有关系,她也双鱼座,精神方面不太安定,因此对芥川的很多话会有悚然之感。我没有那样的敏锐,始终跨越不过界限,但那风景即使在界限此方也能清楚看见,很难用语言形容,或许就是类似于孤独地狱那样的存在吧。

当年刚到魔都,有一天去复旦玩,躺在同学室友的床上聊天。同学说世界只有一个,劝我不要胡思乱想。我解释道,即使世界只有一个,我看到的和你看到的也不会一样。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我只能放弃了。如果还要说下去,就是你不住在我的身体里,你怎么知道呼吸一次的感觉是痛苦还是愉悦?你怎么知道走一步路的感觉是堕落还是解脱?

懂的人就懂,不懂的人说得水滴石穿也枉然。

就像界限这回事,说起来好像很酷很帅,SF外加青年漫,其实体验过的人,对此什么也说不出来。

西伯利亚囚犯倒水的故事大家应该都知道吧,在单调的动作中人会疯狂,是因为不得不一直凝视着自己的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