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d乱弹第一夜

(Fri)

Posted in 影视歌

0 Comments

现在已经是白天了但是让我cos一下songs第一夜什么的也无所谓吧XDD

明日を呪う人間不信者は 明日を夢見た人間信者に
献给我爱的乐队和人们

【前言·暴走时刻】
椎名林檎的「私と放電」专辑中有一首「時が暴走する」,描写整日整夜等待联络的心情。等待着,幻听着,彻夜无眠。期待已经超越了内容,变成了对形式本身的渴求。
从2005年末到现在,大概这也是我对J-ROCK全部的想法。
已经不再想听到什么,而只是想听下去罢了。
所以虽然这篇东西有个前言……其实它只是封笨拙的情书。
各位也就,不要抱太多期待地,看下去吧XD

第一章·L’Arc en~Ciel:旋律感

第二章·椎名林檎:现代病

(第一夜就这两章啦,勇敢的少年点more吧!) 1
著名作家、小资教父、世界上会说话的摩羯男排名TOP10的村上春树同志在《天黑以后》里面让女主角问男主角:演奏乐器可开心?男主角:开心啊。女主角:多开心?男主角:仅次于在天上飞。听彩虹的歌,也是这种开心的感觉。尤其以techan的DIVE TO BLUE为最,我一直觉得这首歌是跳楼前的不二之选直到我听到了LU:NA……但是后者是靠同步率取胜的而前者完全依赖于编曲和豆子的声音。如果说LUNA SEA总让我感到灵魂的污垢一扫而空(所以我不怎么听LUNA SEA……),彩虹就总让我感到生活之快乐——Link有没有!自由的招待有没有!READY STEADY GO有没有!都是techan有没有!……彩虹当然也有非常抒情以至于真悲伤的歌(I'M SO HAPPY听一次哭两次!)但即使听花葬我都能笑出来,为什么呢?因为我会关注旋律的绮丽,而完全忽视歌词。至少有两年,我完全是空耳听彩虹的,而且到现在我还是凭旋律去辨认他们。

我最喜欢的歌当属虹,但是最打动我的是叙情诗。在听了无数次以后我可以拿麦就唱,然后一边唱一边大惊原来说的是这个意思。总的来说我个人认为由于techan是天平,豆子是水瓶,堪称尼桑总结的某种属性强化二人组,他们反映在旋律上面的感情极其抽象,没有特别的献给某人,而是献给所有人。2008年我第一次去参战彩虹live,感到非常的温暖,在那样的雨夜里,每一个音符都能让人快乐起来。那种无差别的群体感确实让我想到过LCL之海……个么如果能听着neo universe或者what is love进入补完我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的XDDD。

话说回来,旋律感的过于强大或许也掩盖了另一些东西。至于那是什么,见仁见智。彩虹一贯的爱与和平宏大主题能延续近二十年,不是靠别的正是靠四个人出色的音乐素质。但是也因为这样,他们选择了一个非常高的感情位置来考量作品。天穹固然美丽,也完全可以包罗万象,但却不是凡人伸手可以触及的。同理,对于人世间种种具体的爱恨离别,在那样的位置上也只能看着,歌咏着,而不能有任何参与。如果说天地不仁,倒也不是,因为天地从来不知晓自己的不仁。天空只是在那里,星星在上面缓缓运行。总的来说,这就是我对彩虹的感受。这种无私的包容的爱曾经拯救过我,正因为是无差别的,所以可以投入那么深,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2
椎名林檎是有才华的创作者,对有些人我觉得还可以搬出日本文部大臣奖来证明她是个了不起的艺术家。林檎对现代社会的病态有一种本能的敏感,这种先于解释到达的体验可能是女性特质也有可能是天赋异禀——但我不想说林檎是天才,因为天才又是另外一种现代病了XD。那么我为什么会去听这个嗓子跟刀片儿一样的女人唱歌呢?是因为我想从彩虹逃开。

如前所述,某种无差别的,无私的爱,能够让人从无差别的全人类共通的悲伤里恢复过来。但是对于某些很个人的经验,某种在有了隐私以后才有的痛苦,这种爱是无效的。林檎的卓越之处就在于她能把个人体验做得非常具象化,具体到你无法不去接受的地步,新宿系歌手这说法,光耀的是她而不是新宿。那么多人在东京街头来来去去,但能尖锐地唱出丸内虐待狂的,就只有她一个。她热爱的护士元素来源于现代医学(不要只听本能,大家连公共病床也一起听了吧),福柯有一本小书曰《临床医学的起源》,很详细的讲了医学如何被塑造成现代我们所知的样子。想来想去,林檎的歌词里充斥着生活的细节,都市的细节,女人的细节,但最多的还是【人群】。借用俺们一个老师的话说就是人群是林檎歌里缺席的在场者,生活里充斥着他人的声音和容貌,所以你要看着我,看着我,只看着我——或者破坏我,杀死我,来确认我。

有人总结林檎的风格是【自虐、堕落的表演艺术】,这种说法挺含糊,但也有接近到问题的实质。为什么自虐又堕落的东西,我们会承认那是艺术呢?这上面附加的是音乐才能。如果椎名林檎的曲子没有那种天魔入耳的颤栗感,她的歌词还会有那么大的解读价值吗?听林檎的歌一定要读歌词,但是东京事变的歌词近年来越来越……嗯……虽然我是想过用新歌来写一十一和野上良太郎的同人的(何)。在面目模糊的现代之中,如果不伤害自己,简直连生的事实都无法确认。借用尼桑的前述理论,林檎对于人群的敏感几近病态。在加尔基(这张专辑是我认为她最远离insane而接近另一个单词的作品)的【葬列】之中,她这样唱道:

【僕を食しても植わらない理由は「渾(すべ)て獨りぼつちだから」。】

某种翻译的版本是:

【把我吃了也植不出的理由是「一切都形影孤單」。】

这一句的唱法美到让我心碎,特别是看了那个insane到极点的小兔子耳朵集体伴唱live版之后……一个原本很害羞的小姑娘,谁知道她的内心有这么多难以言表的块状物——或者说,就是因为有了这些东西,才成就了后来的苹果女王。

(第二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