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老师,您是要我毕业吗TVT

(Sun)

Posted in 读书写字

0 Comments

然而,一个亲切的词语不由自主地从他的嘴里流淌出来:“弟弟”。他是自己难以忘怀的骨肉亲弟弟。太郎紧紧抓住缰绳,脸色苍白,紧咬牙关。面对这个词语,一切判断都从眼前消失。这并非是被迫选择弟弟还是沙金。这个词语如电光石火震撼他的心灵。他看不到天空,看不到小路,更看不到月亮,看到的只是无边无际的黑夜,还有如黑夜般深深的爱憎。太郎发疯地叫了一声弟弟的名字,挺起身子,侧身使劲拉起缰绳,只见马立刻转变方向。马的嘴巴流溢出白雪般的泡沫,马蹄清脆地敲打着大地。——太郎阴惨黯淡的脸上,独眼冒出火花,驱使汗水津津的骏马朝原路飞奔而去。

“次郎!”

他一路上高喊弟弟的名字,心中翻江倒海般的感情风暴借此宣泄出来。这声音带着敲打烧红的铁块般的回响,尖锐地穿透次郎的耳朵。

次郎神情严峻地看着骑在马上的哥哥。这不是平时所见的那个哥哥,甚至也不是刚才见死不救飞马而去的哥哥。从哥哥那紧蹙的眉头、紧咬下唇的牙齿,还有闪动着怪异光芒的那只独眼,次郎发现正燃烧着一种几乎接近于憎恶的爱——先前从未见过的不可思议的爱。

“次郎,快上马!”

太郎策马以陨石坠落之势冲进狗群里,在小路上斜跑转圈,用叱咤的声音呼喊着。这个时刻,容不得任何的犹豫和踌躇。次郎把手里的长刀使劲往远处扔出去,趁着狗回头追赶长刀的空隙,轻巧敏捷地跳上马背。太郎也立刻伸出手臂,抓住弟弟的衣领,拼命把他拖上来。马甩动脖子,鬃毛拂动月光,就地转动三圈的时候,次郎已经稳稳坐在马背上,紧紧抱着哥哥的胸部。

这时,一头满嘴沾满鲜血的黑狗怒吼着,卷起一阵沙尘向马鞍扑上来,尖利的牙齿差一点咬着次郎的膝盖。紧急时刻,太郎提腿狠狠踢了马肚子一脚。马一声长嘶,摆动尾巴——那尾巴扫了一下黑狗的嘴边。黑狗扑了一个空,只扯断次郎的绑腿,一头栽到低着脑袋的狗群里。

次郎出神地看着这一切,仿佛看着一场美梦。他的眼睛,既看不见天,也看不见地,只觉得抱着他的哥哥的脸——这张脸全神贯注地看着前方,半边沐浴着月光——显得和蔼而庄严。他感觉到心里逐渐充满无限的安全感。这是离开母亲身边以后多少年没有感受过的那种强大而宁静的安全感。

“哥哥。”

次郎似乎忘记自己是在马上,用力抱着哥哥,高兴地微笑着,脸颊贴在太郎的胸脯上,簌簌落泪。

一会儿,他们来到闎无一人的朱雀大街上,静静地策马缓行。哥哥默不作声,弟弟也沉默不语。在万籁俱寂的夜晚,只有清脆的马蹄声回响,他们头顶上横亘着清冷的银河。



——芥川龙之介《偷盗》 作于大正六年(1917)四月二十日 郑民钦译

看完上面这一段以后,我掩卷长叹,兄弟神马的,就此毕业吧(摔我自己

如果诸位有兴趣,可以试试反复读最后一段,译得很美,读起来真是……摧心肝(¯﹃¯)
星星之下什么的,最要命了无呜呜呜呜
芥川老师我,我,我爱你(大哭

PS 你们注意到……他们俩是怎么骑这匹马的吗TTTVTTT,TTTV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