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我好像要变成本雅明老师的饭了

(Mon)

Posted in 读书写字

0 Comments

他如果不当老师将会是个多么萌的写作者TAT

……战争(一战)后从战场归来的人们变得少言寡语了——可言说的经验不是变得丰富了,而是变得贫乏了,这难道不是随处可见的吗?十年后战争书籍如潮涌水泻一般被抛了出来,但其中所讲的绝不是人们口口相传的那种经验。这毫不奇怪。因为从来没有任何经验遇到过如此根本性的挑战:战略经验遇到战术性战争的挑战;经济经验遇到通货膨胀的挑战;血肉之躯的经验遇到机械化战争的挑战;道德经验遇到当权者的挑战。幼时乘马拉街车上学的的一代人,此时站在乡间辽阔的天空下;除了天空的云,其余一切都不是旧日的模样了;在云的下面,在毁灭性的洪流横冲直撞、毁灭性的爆炸彼伏此起的原野上,是渺小、脆弱的人的身影。



这种气质,在我看来是他所谓的灵韵(aura),是否也隐藏在他的论文中?我读《波德莱尔的几个主题》读得死去活来,却想熬夜看完《讲故事的人》——当然最终也没有达成,困了,还有点小小的舍不得。

他还说:

新闻报道的价值无法超越新闻之所以为新闻的那一刻。它只存在于那一刻;它完全屈服于那一刻,即刻向它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故事就不同了,它是耗不尽的。它保留集中起自己的力量,即便在漫长的时间之后还能够释放出来。……这就好比金字塔中的种子,陈放在塔中密不透气的墓室里,在千百年之后的今天仍旧能够发芽生长



诚然本雅明所说的故事并非小说,他一直在区分这两种东西。但这感怀很打动我。我们的世界因为解释千疮百孔,像一张破损的网,再也无法捕捉意义之海的子民。在这当下的很久之前,本雅明站在今日之现代的门前自语,认为我们可以在渐渐消亡的东西中“看到一种新的美”。

怎么办本老师在这一篇太萌啦啊啊啊啊啊啊他可以去和喵酱(虎子?)PK啦啊啊啊啊啊啊(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