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不能没有一件黑外套

(Thu)

Posted in 悬河日帐

0 Comments

TO 某小孩,就算是你的问题的答案。

让家长操心了,对不起(老师脸
我穿着去魔都的那件黑色外套,有个硕大无比的帽子,足够蒙起头来卖萌。今天往课桌上一趴就有姑娘过来摸头说啊啊好可爱,像小狗。在火车上我把帽子当眼罩兼枕头,睡得很舒服,醒来就忘了为啥要难过。

在魔都见面的时候,狮子备课备得鼻子上冒痘,桃子妈第二天要工作,阿紫刚从一个月的毕设挣扎出来,唱歌都没音量。晚上七点我们挥手告别,各奔东西,回到见面前烦恼压力的生活中,继续战斗。
西宫很SHOCK,炫动很赞美,一番屋的咖喱饭很好吃,大家是非常温柔的好人。魔都大风呼啸,迎接风魔众。然而我们甚至忘记了拍张合影。

不是你想的那么轻松。

我们从平时的安排里挤出时间,不管不顾地跑去见面。为此有人要坐三个小时火车地板回学校,有人要熬夜加班给领导汇报工作。带着这么多后顾之忧的见面,和死有钱人的聚会还差得远吧。

然后说回我的外套,现在还穿着。蒙上帽子就回到了火车上,摇摇晃晃,去见那些憧憬已久的人。把帽子拿下来以后,我在去教室或者图书馆的路上,计算各种作业的死线,记忆背不完的六级单词,一遍遍改论文。
前途之类的事就不说了。昨天中午我空着肚子在做下午试讲的PPT,所以没时间回答花种的问题。当年期中考试之前我也不听音乐,为了休息耳朵。
尚有余裕的你不需要奇迹,它降临的代价你未必承受得起。

如果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如果你不想问我就当你在树洞,OK?
应该自己去争取的东西,不要来找我要。

不说这些话,我们可能更轻松。但是我想你应该知道,生活就是这样,烦恼永不终结。对我来说活着要努力努力再努力的动力,就是偶尔到帽子底下那样美好的断层空间里去。

加油吧,我会一直看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