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魔]公寓系列02 龙魔×雾风

(Sat)

Posted in 悬河日帐

1 Comments

请点more

=w=
“这该死的雨。”

刘鹏喃喃自语,同时狠命地挥舞手机。身边的同事悠悠点起烟:“不用折腾了,荒郊野外哪来的信号。”

“可是我两个侄子还不知道我晚上不回去呢,”刘鹏拉紧雨衣,“这次行动也太快了。”

“哟,以前都是谁总冲第一啊。”同事笑,“要抽么?”

刘鹏摇摇头,心想这广大的田野里为什么就没个信号塔呢。



小次和丽罗挤在一把耷拉一角的雨伞下冲到公寓门口时,不知火正在清理超市门口的排水沟,木屐踩得啪啦啪啦。两个孩子从他背后跑过,溅起一路泥水,丽罗来不及说对不起就被小次拽进了大门。

“哇啊啊啊好大的雨!”小次收起伞使劲甩了两下。

“书包都湿了……”丽罗苦着脸,“明天的作业怎么办。”

“管他呢,”小次抹掉脸上的水,“先回家,换衣服!”

上楼的响亮脚步声惊醒了趴在书堆里熟睡的兜丸,他打了个巨大的呵欠,呆呆地望着窗外阴暗的天色。

“好大的雨……今天酒吧老板还会不会开店啊。”



酒吧老板阿白也在思考这个问题。雨太大,未必会有客人。可是不开店的话,又浪费一天的生意。怎么办呢,阿白把头发别起来,托着下巴发呆。

“在想什么?”阿紫从后面抱过来。

“要不要开店……”阿白顺势靠在阿紫肩上。

“不要开了吧,”阿紫蹭着阿白的头发,“雨天就放假如何?”

“好呀好呀。”阿白欢快地答应,完全忘记约了兜丸和琳彪这两个忠实临时工今晚来搬啤酒。电视里放着MTV,主持人说,让我们来听一首Mr.Raindrop。



琳彪背脊挺直地站着,尽量摆出久经沙场的气势。其实这种场面别说经历,就是在肥皂剧里看着都觉得诡异。所谓黑道干部谈判什么的,难道不应该和现实划开清楚的界限吗?为什么自己非要穿上租来的西装人模狗样地来压场子呢?虽然名义上是武馆的大师兄,但实际上根本没什么好处吧,GAL GIRL也不会来武馆这种地方……唉总之不该凭着一时意气就跟着龙魔大哥来,晚上搬啤酒的钱肯定也没得赚了。看看龙魔的背影,那叫一个淡定自如,比道上的人更有地下气质。啧啧,琳彪感叹,要不怎么说龙魔是天生当大哥的材料……

天生大哥命的守法公民龙魔此时也比较无奈,晚饭估计是不能回去吃了。两边的谈判人还算比较冷静,不准备动手解决,但一时半会恐怕也没什么结果。开个武馆本来是为了赚钱糊口兼为提高国民身体素质作贡献,谁能料到长期顾客里就有黑社会干部呢?一边递过礼物一边鞠躬说麻烦您了请务必帮这个忙吧于是就不清不楚地到这里当活动背景,不行啊,果然还是心太软。



刘鹏执着地将手臂伸向天空,试图争取到更好的信号,同事笑得不行。清脆的无法接通声响了一次又一次,发出去的电波消失在湿漉漉的空气里,遥远的市中心,公寓三楼,电话依旧没有响起。

绝望到想要抓只鸽子在脚上绑纸条的刘鹏把手机塞进衣兜,下定决心如果抓到嫌疑人,绝对要痛打一顿以泄愤。国家公务员也不是这样给你们拿来消遣的!

这时公路上传来了响亮的引擎声,过来的是辆卡车。

“准备了。”同事低声说。

刘鹏握住插在腰后的枪,点了点头。



“小次表哥,”丽罗直起腰,“米没有了呢。”

“啥……”小次从榻榻米上一跃而起,“那我去买!”

“可是这么大的雨……”丽罗把淘米盆放到一边,“先给舅舅打个电话,问他要不要回来吃饭吧。”

小次蹲在橱柜前发呆:“没有别的食物吗?”

“你都看到了啊,”丽罗也蹲下来,“奇怪,怎么家里的电话打不出去呢。”

“大概是舅舅忘记交电话费了吧,”小次呆滞地望着空荡荡的橱柜,“我……想……吃……饭……”

“……”丽罗挂上电话,解掉围裙,走向门口。

“去干嘛啊?”

“找楼下超市老板赊把面。”



缩在靠背椅里看枪战片的不知火心情格外好,格外难缠。丽罗赔礼道歉说了大半天也没能说动他。不知火按着遥控器说我这里不赊账的呀,丽罗说飞鸟桑不是经常赊么;不知火说有二小姐替他还啊,丽罗说我们舅舅也会还的呀;不知火说你们舅舅还欠电话费吧,账单都塞到我门缝里了,丽罗说那是他一时忘记了总之请您先赊我们一把面吧明天就还——

“不行。”不知火说。

“为什么?”丽罗问。

“面卖完了。”

丽罗用力一拍桌子,遥控器跳起十厘米高。不知火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小姑娘似的小男生有这么大脾气。丽罗一句话没说,径直摔门出去,怒火把不知火的发梢燎得滋滋响。

“不是吧……”不知火抓着头发,“面虽然没有了,还有便当和寿司啊。”



丽罗往楼上闷头直冲,脚步声再次惊醒梦中的兜丸。什么呀,今天过路的人都在楼梯上发泄愤怒不成?啪啪啪啪啪啪,咚!看吧跑这么快,能不摔跤吗?兜丸感叹道,讲公德的人都会有好报的。

歪坐在楼梯上的丽罗揉着腰,不明白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心里怒火熊熊,恨不得找个人过来打一顿。好不容易站起来,突然左膝刺痛,整个人倒向前方。

俗话说少年人的情绪都写在脸上,这话一点不假。丽罗摔在雾风怀里的时候五官扭曲得毫无美少年风范,而茶道馆老板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丽罗仰视着平时天天见的脸还没反应过来,雾风平静地问,摔跤了?

“嗯……啊!”丽罗从雾风怀里跳起来,满脸通红,“走得太快了,没看路。撞到您了,对不起……”

“没关系。”雾风依然很平静,“小心点。”

丽罗鞠躬说对不起,抬腿上楼时又一阵刺痛。雾风看出不对,把疼得冒出眼泪的少年扶到茶道馆里坐下,找出药酒来简单处理。丽罗很不好意思地一再道歉,给雾风桑添麻烦了真是过意不去。雾风说没什么,你是因为不高兴才跑那么快么?

简简单单一句话,丽罗的眼泪就掉下来了。他使劲揉眼睛,不敢抬头看雾风。

“吃过晚饭了吗?”

“没……没有。”

“那到我家去吧,叫上你表哥。”

“啊?”

雾风收起药酒,表情平静得不能再平静:“晚饭做多了,你们过来一起吃吧。”



小次扶着丽罗站在雾风家门口,很是犹豫。这个茶道馆老板平时不声不响,看到人也不爱出声打招呼而是优雅地一低头。舅舅平时常说沉默的人最难看透,的确如此。起码小次对于这突然的好意感到有些怀疑,投奔舅舅的路上看过太多人情冷暖,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正在斗争激烈的时候雾风无声地打开门说,请进。小次哦了一声,先帮丽罗换拖鞋。雾风站在玄关边上看着他们,眼神很软。

三个人坐在桌子边的格局小次本来再熟悉不过,舅舅换成雾风却让人不知所措。茶道馆老板就不该是个会坐在桌前给人盛饭的体贴角色,然而雾风做得非常自然,第一碗给小次,第二碗给丽罗,自己面前放上一杯茶,然后去厨房端味噌汤。

小次发现自己的碗比丽罗的大一圈,丽罗也发现了,他们对一个眼神,低下头开始动筷子。雾风捧着茶杯,好像在看他们又好像没在看。两个孩子吃得尽量文雅不出声,还是耐不住这属于大人的寂静。

“那个,请问……”

“嗯?”雾风看着小次。

“墙上那个门是本来就有的吗?”

“是的,”雾风喝茶,“这本来是两间连在一起的屋子。”

“隔壁住的是武道馆老板吧,那个叫龙魔的大哥。”

“是的。”

“那你们如果想串门,应该很方便吧。”

小次问完就感到周围的气温下降了,丽罗极其怨念地盯着自己,而雾风的表情是不能再平静的平静:

“那扇门早就堵死了。”



雨渐渐地小了,刘鹏摸出手机来打电话,同事在后面叫他上车。

“好我马上就来。”



阿紫枕在阿白腿上问:“雨是不是停了?”

阿白回答:“我不知道啊,我又不能起来看。”

电视里,八点档的女主角正在数花瓣。



兜丸敲开不知火的门,要求赊寿司。不知火正在看八十年代的恐怖片,牙齿打战地说好,你自己拿。兜丸于是挑了一盒个头最大的,丝毫没有注意到生产日期是一周前。



龙魔对神游天外九万里的琳彪说:“谈完了,走吧。”

琳彪回过神,开始盘算晚上吃什么好。



“堵死了啊……”小次努力地挤出话,“那就……不方便了。”

说完这句他立刻低头扒饭,动作之大像是想把自己噎死。丽罗尴尬地端着碗,想找个轻松的话题。

“嗯……雾风桑家里的饭碗为什么大小不一样呢?”

突然之间雨声又大起来。

“这个啊,”雾风双手拢着茶杯,“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吃饭。”



“真是讨厌的雨,”刘鹏抓着方向盘抱怨,“路都看不清。”

同事说你忍一忍吧再二十分钟就进市区了。

回家开门,刘鹏格外轻手轻脚,两个孩子都睡了吧?晚饭有没有好好吃呢?嗯,果然是睡着了。舅舅脸上浮起满意的微笑,把他们的被子掖紧。



龙魔在敲门之前又犹豫了很久,正在想怎么开口比较好,门无声地开了。

“有事?”

“不,没什么事……”

雾风挑了挑眉毛,退到门后面。龙魔急忙解释:“我今天是去帮忙压场谈判,没做别的事情。”

和我无关吧,雾风的表情在说。

“那么,我先告辞……”

“等一下,”雾风问,“你吃晚饭了么?”



兜丸因为急性腹泻敲琳彪的门借药的时候大概是半夜,龙魔在淅沥的雨声中醒来,身上盖着茶道馆老板的工作服。面前的桌子已经收拾干净,放着插花。对面趴着的雾风睡得很熟,呼吸吹得额发微微颤动。

“打扰了,我回去了。”龙魔轻声说。

他把衣服盖到雾风背上,尽量安静地扭动墙上那扇门的门把手。

关门的时候龙魔有种错觉,觉得雾风在看着他。

没有的事吧,明明睡着了。

他不会推开门去确认,因此也就不会看到雾风收起衣服,从壁橱里拿出棉被铺好,姿势端正地躺下,数三声,闭上眼睛。



“该死的雨啊。”

模范舅舅刘鹏在饭桌前抱怨,今天早上一定又会堵车。

“舅舅,家里没有米了,所以今天没做便当。”

“哦好……”

“舅舅,该交电话费了。”

“哦好……”



阿白揭起阿紫的被子对着他耳朵吹气,阿紫迷糊地说你不要诱惑我啊,阿白说诱惑个头,再不起床早饭都冷了。阿紫睁开一只眼睛,瞄见窗外大片的乌云,雨还在下。



龙魔起床的时候接近中午,收拾好准备出门的时候听见隔壁的门锁也在响。他动作敏捷地穿鞋锁门,走过去刚好遇上出来的雾风。

“去买东西?”

“嗯。”

“我跟你一起去吧。”

“今天不开馆么。”

“下雨,不会有人来。”

“哦。”



兜丸睁开眼睛的第一个念头是完了复习时间少掉一天了,第二个念头是琳彪这个不够义气的家伙居然丢下我自己出去了。他勉强看了看墙上的钟,是下午,周围安静只有雨声。

有脚步声过来,两个人的。一前一后上楼,走得很轻。兜丸的耳力早已锻炼到化境,自信外语听力绝无问题。
所以他一瞬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哪里会有人在楼梯上停留五分钟再走?
被雨声模糊掉的不只是听力,还有逻辑。



“谢谢,送到这里就可以了。”雾风对龙魔说。
龙魔把大包小包都提到玄关,一言不发地告退。回到屋里关上门,一照镜子嘴角果然在流血。
该说这人是认真过头呢还是脾气太大呢,龙魔苦笑。
另外一边,雾风在使劲喝茶,舌尖上留着血腥味太讨厌。



“阿紫,”阿白翻动煎锅里的鸡蛋,“等一下陪我去开店。”
“好啊。”阿紫说,“不过天气预报说明天还会下雨哟。”

END

Comments

只限管理员阅览

By (Sun)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